新聞:
垃圾分類——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設計改變中國 設計改變亦思 ——上海亦思隆重推出第二代可拆卸木箱
如何給產品選擇適合的包裝
出口木箱包裝應該知道的要點!
木質包裝材料入境風險大 可拆卸木箱帶來新變革
建立組合化或模塊化成木箱包裝行業發展趨勢
福州初三女生發明除塵木箱 向國家申請專利
乳制品包裝材料被大量浪費
江蘇中煙明確卷煙包裝箱循環利用
亦思包裝-木箱制作的過程
包裝材料是長鏈競爭中的主角
亦思包裝春節放假通知
易碎易碰物品解決方案-塑膠分隔板
物流木箱打包服務-在線觀看
包裝箱內藏“大獎”是種新騙局
云南天然包裝材料探索
包裝材料的減排新途徑
貴州省查獲燒毀萬余個松材線蟲疫木包裝材料
瓦楞包裝業創新模式探索
高強度PET塑鋼打包帶年底大促銷啦!
木質包裝材料亟待技術革新
鬧市中新穎而又低調的“包裝箱”
做好“創意包裝”!
創意木箱包裝-"木箱盆景"裝扮街頭
德邦物流太"粗暴" 深圳運到廈門木箱箱體被摔斷
土特產包裝開始棄奢華走簡約路線
秦漢少數民族天然包裝材料的探索
危險品運輸包裝生產企業別忽視小細節
多國產品包裝的特色及禁忌
戰略管理,是企業提升管理進程的核心!
常用包裝材料
亦思包裝訂制各種出口木箱、托盤
安全防護-工業溢漏清潔產品
整合包裝材料木制包裝成品展示
包裝設計到安裝打包一條龍服務
整合包裝材料簡介

   
首頁 >> 公司新聞
關于亦思
> 公司簡介
> 公司新聞
> 公司動態
> 公司招聘
 
公司新聞

秦漢少數民族天然包裝材料的探索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3-09-29   來源:網站
 

    我國的包裝歷史源遠流長,經歷了由原始到文明,由簡易到繁榮的發展進程。至于包裝到底是如何起源的,則說法不一。但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人類第一次來用做包裝的材料,應屬于就地取材,即利用竹、木、草、麻、枊、藤、荊條、瓜果、獸皮等純天然材料來包裝物品。而后來由于生產力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人類逐步擴大了包裝材料的選擇范圍,自然材料的制成品包裝也相應誕生,如陶器、瓷器、紙等。因此,天然材料是傳統包裝材料的重要方面,它將竹、木、草、麻、枊、藤、荊條、瓜果、獸皮等作為包裝材料。它可以說是最為悠久的,生存力比較旺盛的一種包裝材料。幾乎伴隨著整個包裝歷史。

    秦漢是我國第一個多民族交流融合的高峰時期,這一時期中,邊彊地區分布著眾多少數民族,而這些少數民族使用豐富多樣的天然材料包裝,這些民裝作品既富有民族特色,又表現出與中原文化長期交流與相互影響的格局。其中以漠北、西域、南越三個地區最有特色,下面就這三個地區一一闡述。

一、漠北匈奴民族的天然材料的包裝材料就地取材,功能實用

    匈奴作為我國北方古老的游牧民族,長期活躍于漠北蒙古高原。在經過了幾個世紀的沉浮之后,在公元前三世紀和二世紀時達到鼎盛時期。這時與之并存的中原王朝是強大的秦漢帝國。在與泰漢王朝的交往中,一方面吸收了漢民族文化特色。這在作為物質文明的包裝領域反映十分突出。

    匈奴作為一個游牧民族,在秦漢以前,其生活方式是逐水草而居,因而其包裝不僅在社會生活中占據重要地位,而且呈現出鮮明的游牧民族 特征。畢竟不定居的游牧生活使生活物質的搬遷儲運對包裝的要求很高。從考古資料來看,秦漢以前匈奴的包裝,就其材料而言,主要以皮革和毛織品為大宗,其包裝的方式除了皮革等造型以外,基本上簡單的包裹捆扎,只是滿足物質產品的儲藏,運輸的需要,并不太注重其物質功能以外的藝術性追求。到了秦漢時期,匈奴與漢族通過戰爭、和親、互市三種交流途徑,漢匈物質交流頻繁,中原的農業技術術、手工業技術傳到匈奴,例如制陶技術、鑄銅技術等。在頻繁的漢匈交流中,漢化的一些審美觀念對匈奴也產生了一定影響。從西溝略墓地出土了石舞人數枚人數枚和象征吉祥如決意的龍紋配飾,以及匈奴墓葬中出土過一對有龍鳳紋飾的金耳環來看,至少漢人以柔和為特征的藝術風格開始被 匈奴所接受。

天然包裝材料

鮮卑族樺樹皮器具-天然包裝材料

    在出土歷史文物中, 匈奴的包裝以陶器、青銅器和金銀器居多,如內蒙古自治區博物館收藏的一件少有的漢代匈奴陶器包裝,獸紋黃釉陶奩。陶奩噖圓柱形,上有類錐形蓋,黃釉蓋和罐四周布滿兇禽猛獸紋樣。從這個陶奩中可以看出匈奴獨特的審美特征,匈奴是游牧民族,馬背上的民族,其文化、心理特征、審美情趣與中原文化不大相同,他們民族的特點是好利、貴壯、尚武。因此他們崇尚虎、獸紋黃釉隱奩就是這種藝術風格的表機,除常見陶器、青銅器、金銀器包裝外,匈奴人還喜歡用天然材料包裝,特別是使用植物作為包裝材料,如樺樹皮包裝。樺樹是北方常見植物,北方少數民族使用此作包裝材料反映其生活的原始性,實用性。

二、西域各少數民族天然材料包裝技術精湛,具有鮮明民族特點

    西域,作為一個名詞,大致而言,歷史上“西域”一詞的含義,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的西域,一般即指天山以南,昆化山以北,蔥嶺以東,玉門關以西的地域,現在的新疆就屬于西域范圍內;廣義的西域,則指當時中原王朝以西的所有地域,除包含狹義的西域外,還包括南亞、西亞、甚至北非和歐州地區。本章所講的西域,取其狹義概念,具體所指是今天的新疆一帶。

    西域歷來就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區國。其經濟或以農業為主,或以游牧為主,甚至有少數政權的經濟以商業貿易作為支柱。這種經濟格局,使其包裝呈現出形式多樣的特征,而天然材料包裝也被其大量使用,下面我們分別以包裝材料作為類別進行闡釋。

    除了使用紡織品包裝外,西域各民族還喜用木材這一天然材料作為包裝材料。在木制包裝方面,西域的木器藝術歷史悠久,考古發現證實,在距今3800多年的小河墓地和古墓溝墓地等古代文化遺存中,就發現了大量個有獨特文化內涵的木質文化。之后在新疆整個青銅時代到鐵器時代早期,最晚到我國漢晉時代的幾個著名的古墓中,都有具代表性文化特征的木質文物出現。至今新疆少數民族都保持著制作木制器的傳統,他們制作木碗,帶蓋的各種木盒,木盆,木勺等。加工方法,或采用了內外旋切法,或經鉆、砍、刮削和摳等工藝制作,然后打磨光滑。

三、南越具有不同文化之間融合特點。

    南越國是秦漢時期地處南方重要的少數民族政權,它是趙佗于西漢初年(公元前203年)在嶺南建立政權,歷五世,共93年,至公元前111年被漢朝軍隊擊滅。南越國存在的時間雖然不到一百年,但它是嶺南歷史的重要一頁。因為它地處嶺南,偏處一偶,獨特的位置使其包裝材料受到東南少數民族的影響同時又受到漢族的影響。

    有“百越”之稱的南越地區,在秦漢時期,無論是在南越國的控制下,還是在秦漢王朝的統治下,一直與中原地區保持著密切的聯系,漢文化的輸入使這一傳統少數民族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深受漢族人影響,呈現出相互影響,嶺南地區不斷被漢化的格局。秦漢時期作為這一格局的形成和發展時期。在包裝領域有著明顯的表面,既充分表現嶺南偏居一隅的地域特點,又體現了受中原文化潛移默化影響的現象。秦漢時期,南越地區的包裝以陶器、青銅器、玉器、漆器、紡織品為主,除此之外,使用自然植物包裝也是其包裝的一大特性。

    首先在紡織品包裝方面,秦漢時期,在中國的紡織業空前發展。萬以絲綢制造 業,其工藝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1972年長沙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大批保存完好的絲綢品,充分展示了當時絲綢業的成就。嶺南地區與長沙之間,有五嶺阻隔道 路,但南越國時期,兩地常有貿易往來。在絲綢紡織業方面,交流頻繁。1983年象崗南越王墓中發現了一大批絲織品。但是保存得不好,色澤變深,織物已豪無強度,輕軌一碰就成粉末狀;但幸運賓是織物的組織,結構平常還比較清晰,印染的花紋、色澤還可以分辨。同時還發現了與印染有關的工具。從這些出土的紡織品來看,嶺南地區當時應有養蠶業,部分絲制品是本地生產和織造的。

    南越王墓出土織物的原料、色澤、圖案、工藝大部分與中原同期織物十分相似。出土織物大致可分為三類:一、原匹織物;二、包裹各類器物用的織物,其中銅器、太器百分之七八十用絹包裹捆扎;三、穿 系隨葬物品的織物,如銅鏡和玉壁的綬帶等。這其中包裹類器物的紡織品既可以說是一種包裝材料,又是一種包裝。只是由于這些紡織品出土時就已殘損,我們不能就其包裝個合金 一一分析。

其次,在竹材包裝方面,困為嶺南高溫多雨,氣候濕潤,竹生產較快,資源豐富。竹器包裝在南越國普遍流行。兩廣地區發現了不少南越國時期的竹器,其中不乏包裝容器。

四、結語

    藝術設計的誕生,發展,離不開產生這一文化的地域,民族和時代。包裝設計作為一極具文化內涵的設計類別,對公眾文化心里的認同,傳統文化的發揚肩負著不可推缷的責任。秦漢是我國使用天然包裝材料的第一個高潮,這個時期是中國統一多民族大融合時期,少數民族在使用天然包裝材料方面比漢族更得心應手,在材料的使用,包裝風格上都有自己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地域文化特點,對后世具有深遠的影響。如果我們能夠從秦漢少數民族在天然包裝材料方面汲取已有的精華,將對我國現代天然包裝材料設計提供有益的啟示。

 


     版權所有: 上海亦思包裝技術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浦東新區新場鎮新奉公路966號
           Powered by http://www.2737523.live 滬ICP備09065219號
 
0
顶呱刮彩票试刮